阿筱是块小甜饼

最近看到的很美的一句话

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素材是Million赵老师的字

【撒野同人】第一场雪

大概是OOC预警/渣文笔预警

——————————————————

  “丞哥,下雪了。”顾飞拉开窗帘,新年的第一场雪已经积了厚厚一层了。 

  “嗯。” 

  蒋丞还没有起床,窝在被窝里玩着手机。 

  手机突然被抽走,顾飞顺势趴在了他身上,带着几分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么冷的天,不如我们做一些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 

  蒋丞一脸震惊:“顾飞,大早晨的,要点脸成吗?” 

  顾•影帝•飞立马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眨巴眨巴眼:“我是说去玩雪啊,你在说什么?” 

  “……你大爷的。”蒋丞把顾飞推开,坐起来换衣服,顾飞就保持着被推开的姿势笑成一摊。 

  整理妥当走出房间的时候顾淼已经抱着滑板在沙发上等了一会了,看到蒋丞出来噌的站起来。 

  蒋丞手忙脚乱地穿鞋穿外套,顾淼就已经等不及跑出门了。门也来不及关,整个楼道里都是狂奔下楼的哐哐声。 

  顾飞赶紧冲着楼道喊:“慢点跑,在楼下等我们!” 

  转过头来看了看穿好衣服的蒋丞,顾飞虚掩上门,突然凑了上去啃了一口,“趁着二淼下楼了,赶紧干点少儿不宜的事儿。” 

   

  等干完少儿不宜的事儿下楼,顾淼已经捏了一堆雪球了,看见他俩走出楼道就开始瞄准一通砸。雪球被捏的挺实,砸在身上还有点疼。顾飞赶紧往蒋丞后面躲,顺手抓了一大把雪。 

  “二淼雪球别捏太实,砸着怪疼的。”蒋丞也抓了一把雪,在手里虚虚地团了团,突然朝顾淼扔过去,雪球在顾淼身上炸开,溅了一身雪沫。“要这样!” 

  趁着顾淼团雪球的功夫,蒋丞赶紧闪到一边准备也囤几个雪球,谁知道刚蹦到顾飞身边脖子里突然被兜进去一大捧雪。 

  “卧槽!!!” 

  顾飞在一边笑的直不起腰。刚才一瞬间蒋丞跳的快比扣篮的时候都要高了,现在正满地乱窜。 

  雪一接触到皮肤立刻化开了,顺着背往下淌,蒋丞想伸手把雪抓出来,又被自己的手冰得一个激灵。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雪化成的水往下淌的痕迹,冰冰凉凉一直淌到腰窝。 

  “顾飞你今天晚上死定了!”蒋丞一边喊一边跑着躲避来自顾淼和顾飞的双重雪球攻击,头上身上全是炸开的雪沫。 

  啧啧啧,太惨了。 

  堂堂一代状元被自己对象和对象的妹妹拿雪球砸得抱头乱窜颜面尽失。 

  “停停停,我宣布中场休息!”被俩人追着跑了快一条街,还得时不时反击,竟然还挺累的。 

  顾淼还是坚持把怀里抱着的雪球全都砸到了蒋丞身上。 

  “去小河边吧,二淼带路!”顾飞走到蒋丞身边,给他拍掉了身上的雪渣。 

   

  大概是天气太冷没人愿意出来玩,小河边的雪还是干净平整的,连个脚印都没有。 

  雪很厚,踩起来发出咯吱的声音。顾淼跑的很快,蒋丞和顾飞就在后面踩着她的脚印。 

  顾飞晃了晃拽着的蒋丞的手,“堆个雪人吧?” 

  “好。”蒋丞想了想,“我以前好像没堆过雪人,你可以嫌丑,但不许说出来。” 

  事实证明,蒋丞对自己的动手能力很有自知之明。明明只是把一个雪球摞在另一个雪球上面,也硬是能摞歪了……雪球还不圆。 

  堆好雪人的雏形,蒋丞又开始搓一根形状类似于胡萝卜的条状物。 

  “丞哥,你是打算用这个做…鼻子?”顾飞想起经典的雪人造型,脸上戳一根胡萝卜当鼻子,颜色很艳很乍眼。 

  蒋丞摇摇头:“不是鼻子。” 

  捏好两根胡萝卜,蒋丞拿着一根头朝上尖朝下往雪人头顶上一杵,得意道:“我要堆一个兔飞飞。” 

  话音未落,充当头部的雪球以胡萝卜戳进去的洞为中心,裂开一条缝,华丽地摔成两半,激起一地雪沫。 

  “……操。”蒋丞手里还抓着没完全摁下去的胡萝卜,有些手足无措。 

  顾飞笑的差点把自己的雪人踹到河道里去。 

  蒋丞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顾淼,小姑娘已经差不多堆好了一个雪人,正在四处寻找充当胳膊的树枝。 

  蒋丞选手,你的进度已经落后了,冲鸭!!! 

  于是蒋丞选手决定忽略掉来自顾飞的嘲笑,专心致志开始重新团雪球。 

  等兔耳朵、头和身子成功组装好,转头看向顾飞的时候,发现顶着两只猫耳朵的猫丞丞已经堆好了。 

  顾飞还拿几截短树枝在雪人脸上摆出了“-_-”的表情。 

  “我靠,你们家猫丞丞有这么丑?”蒋丞抓起一团雪,二话不说往顾飞身上砸过去。 

  “哎哎哎进脖子里了!”顾飞笑着缩成一团,死死地护住脖子。 

  蒋丞把他摁在地上,又冲着顾淼喊:“二淼!过来帮我摁住你哥!” 

  “丞哥你是要活埋了我吗!”顾飞装模作样地挣扎着踢腿,“救命啊!” 

  蒋丞一手摁着他一手使劲往他身上堆雪,“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丞哥我错了!我们家猫丞丞最好看了!猫丞丞才是名副其实的花式帅!” 

  花式帅的蒋丞把他家真•花式帅埋到只剩一个头,又拍了几张照片才放过他。 

  但是兔飞飞的雪人还没有五官。蒋丞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合适的材料,索性也学顾飞折了几截树枝,硬是把浓眉大眼的兔飞飞雪人戳出了“•v•”的五官。 

  “我觉得挺好看的。”蒋丞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欣赏了一下。 

  “……行吧,你开心就好。”顾飞把身上的雪抖干净,转头喊顾淼:“二淼,来拍照!” 

  在顾飞第二次按下快门的时候,蒋丞凑过去在他侧脸留下了一个亲亲。 

   


         第二天上午,还想去玩雪的顾淼发现两个哥哥都没能按时起床。

——————————————

  文笔还是太渣了噫呜呜噫  希望2020年能多一点产出 提高一下自己写文的能力叭(ง •̀_•́)ง

【轻狂同人】关于敷面膜的脑洞

  为了让自己早日从菜鸡进化成一只合格的老鸡,寇忱有事没事就磨着霍然带他去骑行。

  几次骑行下来,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进步沾沾自喜,寇潇的惊叫就先来了一步。

  “然然,你们是去西藏骑了一圈吗?”寇潇戳了戳寇忱的脸,“你看这脸皴的,我要是皮肤变成这样早就不活了。”

  寇忱皱了皱眉头,“不至于吧?我早上洗脸的时候还看了看,还是一样的帅啊。”

  旁边传来老杨“扑哧”的笑声,寇忱也没来得及在意,现在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自己这张据说变沧桑了的帅脸上。

  霍然伸手在他脸上搓了搓,“好像是糙了点……不碍事,反正看不出来。”

  寇潇想了想,起身回了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罐还没拆封的面膜扔给寇忱:“你俩注意注意保养,没二十岁的小伙子皮肤糙的跟七老八十似的,出去说你们比我年轻好意思吗?”

  “…这玩意儿怎么用?”霍然接过面膜看了看,被包装上的图案丑得挪开了视线。但瓶身上写的都是英文和韩语,霍然试图辨认了不超过一行就放弃了。

  寇忱顾不上继续为自己的脸悲痛,一脸震惊地转头看向自己仿佛智商为零的男朋友:“我以我没有敷过面膜的经历告诉你,这玩意儿的用法是撕开包装,拿出面膜,贴在脸上,过一会揭下来。是哪一步的操作难到你了?”

  霍然顿了顿,没找到任何可以用来反驳的词汇,“……行吧,就是我没用过这东西,不太懂怎么下手。”

  “寇忱,你这智商一看就不是亲生的。”寇潇白了他一眼,“这明显是往脸上涂的。”

  寇忱把疑惑吞进肚子里。好歹也是寇老二的儿子,不能显得智商太低,免得哪天寇老二再看不惯他的智商给他做成香肠……

  晚上洗完脸,寇忱拿出面膜仔细看了看瓶身的说明,终于半猜半蒙地了解了应该正确的使用方法。

  “亲爱的然,我需要你的帮助。”没等霍然走过来,寇忱就直挺挺往枕头上一歪,舒舒服服闭上眼睛。

  霍然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面膜瓶子,顿时一愣:“……等等,这玩意儿怎么是绿色的?”

  他小心地戳出来一指头,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飞速把手指在寇忱脸上蹭了个干净。

  寇忱茫然地睁开眼,脸上像是被画了一道迷彩。

  好想笑……

  不行。要憋住。

  现在笑了鬼知道一会寇忱会给他抹成什么样子,还会反过来狠狠嘲笑他。

  霍然在心里狂笑了半分钟,然后手上飞快地在寇忱脸上涂涂抹抹。因为没涂过面膜,手上也不知道轻重,面膜涂得一块薄一块厚,有些地方还隐隐透着肤色。

  眼睛周围他不敢涂,就以眼珠为中心画了个不太规则的圆,现在看起来活像一只绿色的熊猫。

  不行…忍不住了。

  在霍然的狂笑中,寇忱一脸懵逼地睁开了眼睛。

  霍然很贴心地打开了手机的自拍,举到寇忱面前。

  “……别拦着我我要去跟寇潇拼命。”

  

  寇潇的视频打过来的时候寇忱脸上的面膜都快干了,脸有点绷住的感觉。

  果不其然,寇潇看到他俩之后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先笑了几分钟。

  好不容易笑完以后第一句话是:“老杨你快来看这里有俩傻子!”

  “你是不是整我俩呢?”寇忱问。干了的面膜有些限制他张嘴的幅度,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在老杨的嘲笑中,寇潇翻了个白眼:“我整你俩有什么好处吗?真是的,给你东西你还不领情,以后别说你是我弟了,太伤感情了。”

  “姐!亲姐!我爱您我亲爱的姐姐!”寇忱喊到,声音之大,给霍然吓了一跳。

  寇潇叹了口气:“还是然然可爱。”顿了顿笑着说,“糊一脸绿都比你可爱。”

  

  挂掉视频又过了一会,两人的笑意才差不多完全止住。寇忱清了清嗓子,郑重地做了一个打开盒子的动作。

  霍然从脑袋上抓了一把,想了想又从脸上抓了一把,才放进盒子里,寇忱看着他又笑得躺了回去。

  “我人生中最丑的回忆就这么塞进去了。”霍然叹了口气,“起来,这面膜该洗了。”

  没想到的是这种面膜出奇的难洗,接触到水之后干了的面膜重新变得滑滑腻腻,还搓不掉。

  洗个脸用了快五分钟,霍然看着自己T恤上溅上的淡绿色的水渍,发出一百零八次叹气:“这衣服也造腾成这样…明天得洗衣服了。”

  寇忱还赖在镜子前不肯走,仔细端详自己的脸:“这就是变帅要付出的代价……你看我变帅了没?”

  霍然凑过去也仔细看了看寇忱的脸,得出结论:“变帅了。还差那么一点点就是全世界第一帅了。”

  “……我要不要礼貌性地问一句第一帅是谁啊?”

  霍然摆摆手,“低调,这种话就不要说出来了。”

  眼前寇忱的脸突然放大,嘴角被飞快地啄了一下。

  “干什么要低调。”

  “我男朋友就是全世界第一帅,不接受反驳。”


——————————

敷面膜敷到忍不住半夜偷偷摸了篇有点短的同人…大概没有人看到叭hhhh  甜到自己就够了  如果能让别人开心那就赚了!

差不多是第一次写文叭…还是希望如果有看官大老爷能指点一下 毕竟有很多不足之处想改进


清新脱俗小郎君
出水芙蓉弱官人

今日份营业 
火箭金红也太🉑了

来自直男做作的摆拍hhhh
我太爱默读了💕

我来给你讲讲祁醉和于炀的故事。

沉迷肖战哥哥无法自拔
P1原相机P2偷偷开了美颜 还带了微妙的腮红可可爱爱哈哈哈

我太喜欢肖战哥哥了
他为什么还不来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