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筱是块小甜饼

【轻狂同人】关于敷面膜的脑洞

  为了让自己早日从菜鸡进化成一只合格的老鸡,寇忱有事没事就磨着霍然带他去骑行。

  几次骑行下来,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进步沾沾自喜,寇潇的惊叫就先来了一步。

  “然然,你们是去西藏骑了一圈吗?”寇潇戳了戳寇忱的脸,“你看这脸皴的,我要是皮肤变成这样早就不活了。”

  寇忱皱了皱眉头,“不至于吧?我早上洗脸的时候还看了看,还是一样的帅啊。”

  旁边传来老杨“扑哧”的笑声,寇忱也没来得及在意,现在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自己这张据说变沧桑了的帅脸上。

  霍然伸手在他脸上搓了搓,“好像是糙了点……不碍事,反正看不出来。”

  寇潇想了想,起身回了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罐还没拆封的面膜扔给寇忱:“你俩注意注意保养,没二十岁的小伙子皮肤糙的跟七老八十似的,出去说你们比我年轻好意思吗?”

  “…这玩意儿怎么用?”霍然接过面膜看了看,被包装上的图案丑得挪开了视线。但瓶身上写的都是英文和韩语,霍然试图辨认了不超过一行就放弃了。

  寇忱顾不上继续为自己的脸悲痛,一脸震惊地转头看向自己仿佛智商为零的男朋友:“我以我没有敷过面膜的经历告诉你,这玩意儿的用法是撕开包装,拿出面膜,贴在脸上,过一会揭下来。是哪一步的操作难到你了?”

  霍然顿了顿,没找到任何可以用来反驳的词汇,“……行吧,就是我没用过这东西,不太懂怎么下手。”

  “寇忱,你这智商一看就不是亲生的。”寇潇白了他一眼,“这明显是往脸上涂的。”

  寇忱把疑惑吞进肚子里。好歹也是寇老二的儿子,不能显得智商太低,免得哪天寇老二再看不惯他的智商给他做成香肠……

  晚上洗完脸,寇忱拿出面膜仔细看了看瓶身的说明,终于半猜半蒙地了解了应该正确的使用方法。

  “亲爱的然,我需要你的帮助。”没等霍然走过来,寇忱就直挺挺往枕头上一歪,舒舒服服闭上眼睛。

  霍然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面膜瓶子,顿时一愣:“……等等,这玩意儿怎么是绿色的?”

  他小心地戳出来一指头,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他飞速把手指在寇忱脸上蹭了个干净。

  寇忱茫然地睁开眼,脸上像是被画了一道迷彩。

  好想笑……

  不行。要憋住。

  现在笑了鬼知道一会寇忱会给他抹成什么样子,还会反过来狠狠嘲笑他。

  霍然在心里狂笑了半分钟,然后手上飞快地在寇忱脸上涂涂抹抹。因为没涂过面膜,手上也不知道轻重,面膜涂得一块薄一块厚,有些地方还隐隐透着肤色。

  眼睛周围他不敢涂,就以眼珠为中心画了个不太规则的圆,现在看起来活像一只绿色的熊猫。

  不行…忍不住了。

  在霍然的狂笑中,寇忱一脸懵逼地睁开了眼睛。

  霍然很贴心地打开了手机的自拍,举到寇忱面前。

  “……别拦着我我要去跟寇潇拼命。”

  

  寇潇的视频打过来的时候寇忱脸上的面膜都快干了,脸有点绷住的感觉。

  果不其然,寇潇看到他俩之后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先笑了几分钟。

  好不容易笑完以后第一句话是:“老杨你快来看这里有俩傻子!”

  “你是不是整我俩呢?”寇忱问。干了的面膜有些限制他张嘴的幅度,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在老杨的嘲笑中,寇潇翻了个白眼:“我整你俩有什么好处吗?真是的,给你东西你还不领情,以后别说你是我弟了,太伤感情了。”

  “姐!亲姐!我爱您我亲爱的姐姐!”寇忱喊到,声音之大,给霍然吓了一跳。

  寇潇叹了口气:“还是然然可爱。”顿了顿笑着说,“糊一脸绿都比你可爱。”

  

  挂掉视频又过了一会,两人的笑意才差不多完全止住。寇忱清了清嗓子,郑重地做了一个打开盒子的动作。

  霍然从脑袋上抓了一把,想了想又从脸上抓了一把,才放进盒子里,寇忱看着他又笑得躺了回去。

  “我人生中最丑的回忆就这么塞进去了。”霍然叹了口气,“起来,这面膜该洗了。”

  没想到的是这种面膜出奇的难洗,接触到水之后干了的面膜重新变得滑滑腻腻,还搓不掉。

  洗个脸用了快五分钟,霍然看着自己T恤上溅上的淡绿色的水渍,发出一百零八次叹气:“这衣服也造腾成这样…明天得洗衣服了。”

  寇忱还赖在镜子前不肯走,仔细端详自己的脸:“这就是变帅要付出的代价……你看我变帅了没?”

  霍然凑过去也仔细看了看寇忱的脸,得出结论:“变帅了。还差那么一点点就是全世界第一帅了。”

  “……我要不要礼貌性地问一句第一帅是谁啊?”

  霍然摆摆手,“低调,这种话就不要说出来了。”

  眼前寇忱的脸突然放大,嘴角被飞快地啄了一下。

  “干什么要低调。”

  “我男朋友就是全世界第一帅,不接受反驳。”


——————————

敷面膜敷到忍不住半夜偷偷摸了篇有点短的同人…大概没有人看到叭hhhh  甜到自己就够了  如果能让别人开心那就赚了!

差不多是第一次写文叭…还是希望如果有看官大老爷能指点一下 毕竟有很多不足之处想改进


评论

热度(22)